前言:天下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張傳說中埋著寶藏的藏寶圖,讓原本和平的武林,再次陷入腥風血雨當中,愛恨情仇,江湖兒女,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皆在笑傲機械恩仇錄

 

藏寶圖:

http://www.ncu.edu.tw/~ncume_ee/ee93wblf2.gif

 

人物介紹(連結為舊版,新版會在第二集公布,密碼找我要)

http://www.wretch.cc/blog/david901429/12071856

 

藍色的字代表”名字”有神奇之處

紅色的字代表”物品”或是”招數”有神奇之處

綠色的字代表”事件”有神奇之處

 

第一集

第一集

一道白色的簾幕,「刷」的一聲,刺耳的劃破了空蕩蕩病房的寂靜。一位身穿白袍帶著黑色粗框眼鏡的中年男子,和兩個穿得有點少的助理小姐,嚴肅著打量眼前坐在病床上的短髮少年。三人彼此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各自不發一語著互相打量,形成一幅不搭調的畫面。那名白袍的中年男子是世界備受矚目的一名腦學博士,曾經協助拍攝「十萬個為什麼」,飾演烏拉「龜博士」,成名後重新自封為「龜甲賽」。他是專門探討夢的心理學與潛意識糾纏不清的關係,這次來和少年見面,其實是被世人託負著一個偉大重要的科學使命

 

那名短髮少年,最終還是受不了整個屋裡冰冷的氣氛,開口破冰:「博士,你確定這樣不會有問題嗎?」,龜甲賽博士遲疑了一下,用不大確定的口吻回答:「安啦安啦,少年仔你不需要害怕,我只是想要跟你一同進入你的夢,觀察大腦內在的潛意識,把問題的癥結找出來,再間接植入”想法”改變你的思考模式,最後讓你恢復成正常人」。

短髮少年辯駁:「可是,我真的就只是一個正常人,充起量只是個愛看A片的宅男而已,我不是強暴犯,林馳翰不是強暴犯,阿翰絕對不會做出那種骯髒下流的壞事,博士請你一定要相信我」。語畢,全場哄堂大笑,博士冷笑了幾聲,拍拍少年的肩膀道:「少年仔,會不會做壞事,不是你自己說怎樣就算。你看看自己的言行舉止,舉手投足之間都充滿著濃濃的變態味,在加上你的名字林馳翰如此的癡漢,如果我再不藉由夢中改變你的思考模式,你就會成為世界聞風喪膽的荒野大淫魔。所以說為了女性同胞的安危,甚至為了蒼生,我們都要不惜想辦法改造你,讓你變回正常人,除了驅除變態之氣,搞不好呀還讓你因此在現實中找到另一半呢」

 

少年:「可是,龜甲賽博士,你叫我吃這些鎮定劑或是安眠藥,到時候我如果就此一覺不醒,那不是真的只能在夢裡面無限迴圈了嗎」

龜甲賽:「哀呀,到時候到夢中,本博士自有辦法讓你從中脫困,你現在要做的,就是緊閉雙眼什麼都不要想,然後把這些史帝洛斯還有百憂解給服下就對了」,說完龜甲賽博士從藥櫃中,取出了五顆藍色小藥丸遞給林馳翰阿翰。少年接過之後,不發一語緊閉著雙眼,想也不想的就將之服下,隨即不醒人事。而在同時間,龜甲賽博士隨即將兩個套筒,熟練迅速的分別綁在他和少年的手臂上,按下儀器的開關,服下五顆藍色小藥丸後不醒人事。

 

在一陣天旋地轉,斗轉星移,兩人到達了一片森林,周邊的樹一棵棵旱地拔蔥,像是一群有精神的戰士,周邊鳥語不斷的吱吱喳喳,紛亂的吵醒了熟睡的兩人。

阿翰:「這裡是哪裡呀,博士?」

龜甲賽:「這是你的夢境呀,至於你要我具體的告訴你這是什麼地方,我無法具體的告訴你,反正呀,我們趕快把事情辦完,然後離開你的夢境」

阿翰:「可是博士……」

龜甲賽:「噓……安靜,前面有人來了」

 

一群穿著青衣,手裡拿著劍的少年,看到和龜甲賽,像是嗅到了獵物,癡漢般的衝過來將兩人團團圍住,一名看似領頭的中年男子,在這一群人的後頭,對著兩人咆哮:「基諧劍譜是不是在你們手裡?交出來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OK?~~~OK,否則,咱們吃不完兜著走」。阿翰和龜甲賽覺得相當的莫名奇妙,阿翰半開玩笑的回答:「你們這群北七不知道是瘋子還是傻子,我這個人,生平只偷女人還有偷漢子,對你們那什麼狗屁劍譜一點興趣都沒有!!」

 

那領頭的聽完胡阿民的調侃,勃然大怒,怒斥:「好呀,敬酒不吃吃罰酒?OK~~~,瞧不起我青城派羅昌海,OK~~~,好呀,眾兄弟給我上呀」,話還沒說完,只見劍光一閃,龜甲賽博士哼了一聲抱著胸口,倒地哀號,他的胸口被劍給刺傷,血汩汩的流出,白袍上被血沾染的像是一朵紅色的花。羅昌海轉頭,對著被嚇得目瞪口呆的胡阿民冷笑,手裡的劍還沾有龜甲賽的鮮血,說道:「嘿嘿會怕就好!現在總該交出來劍譜了吧」

阿翰抱著頭坐了下來,絕望得嘆道:「罷了罷了,沒想到老子號稱西門町小霸王,竟然如此荒唐的要喪生在我自己夢裡面,唉,活了二十幾年,我都還沒交過女友就準備要領便當了,幹~~沒機會體驗碧血洗銀槍的滋味了……」

 

「刀下留人!!!」,突然一聲巨響,一個長得像古箏的樂器,從遠處像一支飛箭朝羅昌海飛近,羅昌海舉劍一檔,感到胸口一陣酸麻,暗地稱奇:「此人武功甚佳,不在我之下,看這股勁力像是少林派的獨門內功維空志氣,這看來會是一場硬仗」。

一名阿伯,牽著一隻黃牛,緩緩的從樹林的另一頭出現,當著眾人的面笑了起來:「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閣下是誰?看閣下的功夫,應該是少林派的武功,少林派向來和青城派井水不犯河水,方標方丈一向是我所敬重的一位長者,OK?,為何閣下要來干涉我青城派的事情」

那名阿伯拍手笑道:「有趣有趣,真有趣,道長,江湖上傳言,你們為了基邪劍譜,滅門了林家鏢局,現在竟然還有臉跟我義正嚴詞,哈哈,好玩!真是好好玩呀。」

頓了口氣,阿伯又道:「林家鏢局的事情到時候武林自有公斷,不過你手上的兩個人,我要他們來陪我這個獨居老頭子,老頭子住在荒郊野外,空虛寂寞冷,缺少個聊天的對象,羅道長,你就看在老頭子的面子上,行行好,讓他們兩個人到我家打打雜,幫忙老頭子打理一切生活起居,羅道長,老吾老及人之老,你總該答應了吧」

羅滄海思考了一下,除了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更不想因此得罪少林派,權衡輕重的考量下,最後只好回答:「哼,OK?OK~~,看在方標大師的面子上,我放他們就是,看他們這麼潦倒又不會武功,就當作我瞎了眼,認錯人了吧!!」語畢,羅滄海揮了一揮手,悻悻然的率領弟子離開了森林。

 

待腳步聲走遠,那位阿伯「咻」的一聲飛上了牛背,轉頭向阿翰說道:「小兄弟~~~你帶著你的好朋友一起坐上來吧」

阿翰抱著龜甲賽博士,龜甲賽博士已經痛得嘴唇泛紫昏迷過去。阿翰小心翼翼得抱著他扶上了牛背,緊張的問阿伯說:「阿伯呀,你快救救他阿,如果他死了,我也活不成了」

「小兄弟你的心腸真好呀,哈哈,我喜歡你的個性。其實我可是略懂醫術的,我家的牛受傷都是我親自幫牠包紮接骨的。來我家坐坐吧,如何?」,阿伯說完,也不等胡阿民同不同意,就擅自摸了一摸牛頭,然後彈著樂器唱:「嘿嘿,笨牛,嘿嘿笨牛,你有沒有眼睛你有沒有手」

 

那頭棕色的牛,哞的一聲,然後就往太陽西下的地方緩緩的前進。一路上風塵僕僕,胡阿民忍不住對阿伯讚嘆:「阿伯呀,人真的好好,要不是你兩肋插刀,現在我早就身首異處了,敢問晚輩要怎麼稱呼你?」

阿伯躺在牛背上,瞇著眼睛懶懶的回答:「哀呀,小伙子客氣個什麼勁,禮儀這種東西對我來說,如同狗屁一般。其實我沒名沒姓,你如果硬要稱呼我的話,就稱呼我一聲牛伯吧」,阿翰回答:「是的,牛勃前輩」

牛伯:「前輩個屁,我不許你用前輩這兩個字來稱呼我,看你的服裝儀容,看起來不大像是這個時代裡的人,你是誰派來的,照實說,否則你將變成我家笨牛的晚餐」

阿翰笑道:「牛是草食性動物,牠不會吃人的啦,唉呀,我如果說出我的身世,牛伯你也不會相信啦」

牛伯:「願聞其詳」

 

阿翰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一切種種娓娓道來,同時間,映入兩人眼簾的是一棟小木屋,木屋上有一個超大的U型磁鐵,兩端分別寫著「一路向北」和「朝河南」。阿翰好奇著問:「牛伯,這個磁鐵是幹嘛用的?」

牛伯回答:「這是我參考炎黃對抗蚩尤的指南車,所改編出來磁力計,指針有兩個方向,一邊是朝北方的一路向北,一邊是朝南方的朝河南……」,話還沒講完,那個指北的那一端突然沒來由的指向阿翰,阿翰嚇了一跳,罵道:「靠杯,嚇到我挫尿」

牛伯呵呵的笑,回答:「果然映證了我講的話,你不是我們這個年代的人,所以你散發出來的磁場干擾了地磁計,下牛吧,把傷者抬進我家在跟你解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ubleplay 的頭像
doubleplay

達叔姿勢佳

doublepl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