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速30km/hr,
海拔高度2610公尺,
天氣18度C,
坡度6%,
登頂45分鐘登頂,
大會名次620/1052,
爬山,慢跑,騎單車也是一種旅行,
不過有時候我們會被數據侷限住了,
換言之我們被所謂的好勝心給套牢,
反而少了一種旅行的純粹,
有一位很愛登百岳的朋友說,
他不喜歡人家用征服來形容山,
他認為山是用來景仰的,
而不是用來征服的。
很多車友在上山登頂後,
都喜歡享受下山迎面風的快感,
別有一種勝利者的姿態。
但也有車友在每次上山後,
如果有交通工具可以搭乘的話,
都選擇搭交通工具下山,
他認為下山就要認真的在車上品味風景,
而不是還要騎著車瞻前顧後。

偶而我會選擇不跟朋友旅行,
取而代之獨自去流浪,
因為在跟朋友聊天的過程中,
很容易分心而忽略了沿途的一些花花草草,
而且在獨自的旅程中,
更可以聽見屬於自己的聲音。
在旅行中我會試著跟陌生人交談,
在交換意見中學習風土民俗中提升自我。
在這種自己旅行當中,
有時候不一定要有個真證的目的地,
隨時更改行程相當的隨興。
更甚者可以在城市中路跑,
遇見紅燈就右轉,
不斷的右轉直走右轉直走,
那種不知道最後的目標在哪裡,
也是旅行的一種驚喜。

那到底甚麼才是旅行的意義?
跟著朋友們話家常,
吵吵鬧鬧的遊山玩水是一種旅行
獨自漫無目的的流浪,
享受被世界遺棄,
也是一種旅行。
更甚者旅行甚至不需要真的身體力行,
陳綺貞沒去過九份,
但在忠孝東路寫了九份的咖啡館,
卡洛·戈齊沒來過中國,
但憑著小茉莉的歌曲還有假想,
完成了杜蘭朵公主的巨作,
熊寶貝樂團的環島旅行,
玩大富翁享受了一趟虛擬的環島旅行
也是一種浪漫。
所以說憑著冥想也是精神上的一種旅行,
骨折住在醫院的那幾天,
從榮總窗外望著觀音山和陽明山,
然後閉上眼睛仔細品味在山上的冒險,
耳中彷彿可以聽見蟲鳴鳥叫,
鼻尖似乎可以嗅到小油坑上濃厚的硫磺味,
張開眼可以看見平等里開滿櫻花的的盛況,
突然間我不再blue,
我的心境不再侷限不到幾坪空間的四四方方,
因為我已經完成一趟最充實最有價值的旅行了......

照片  

 

 

創作者介紹

達叔姿勢佳

doublepl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